也難怪他能寫出那么輕靈秀韻

現代詩人周夢蝶吃飯很慢很慢,有時他一頓飯要吃兩個小時,有一次,林清玄問周夢蝶:“你吃飯為什么那么慢呢?”周夢蝶說:“如果我不這樣吃,怎么知道這一粒米與下一粒米的滋味有什么不同呢?”

在林清玄的文章裏,讀到周夢蝶慢享吃飯的這個故事時,我像觸電似的,突然就僵住了。於是,我放下書本,手托下巴,陷入了一種長長的沉思之中。

周夢蝶細嚼慢咽,用兩個小時品嘗米飯的滋味,心思的細膩周到可見一斑,也難怪他能寫出那么輕靈秀韻、細致無比的詩歌!在“慢”中,才能品味到飯菜的香,也只有慢下來,才能透過表面,走進事物和生命的本質!

幾個月前,我家中買了智能電飯鍋,第一次用它煮米飯,因不太了解功能,摁錯了按鈕。結果牛肉燒白菜、雞腿菇炒茄子做好了,盛米飯時,才發現米浸在水裏溫著呢。老公說:“先吃菜吧。”於是,他喝紅酒,吃菜,我喝著青菜湯,慢慢地與他閑話家常。米飯煮好後,我盛了小半碗,慢慢地咀嚼著,“真香?”我情不自禁地說。那頓午飯,斷斷續續,吃了將近一小時,我品嘗到了好久沒有感覺到的飯菜的香味。

看來,“慢”比“快”更能增添趣味。因為“慢”中,有我們對事物的認真關注,有心靈的深刻投入。用三小時熬出的粥,比用半小時味道更香濃;用兩小時吃飯,比用半小時更能吃出滋味;用兩三年拍出的電影,比用幾個月拍出的更耐看;用十年打磨出的書,比用一年寫出的書,更有感動人的力量。年長的比年輕的資曆高,八年的按摩師比一年的手法老到,十年的媳婦熬成婆,這“熬”用的就是慢功夫。